盈三岁

不定期失踪。智障人士。海隼阳夜基本无偏爱,姜钟偏钟,令君,绣诩无偏爱。声优厨,乙腐均吃。能炖难吃的肉。

海隼·随手易腿而食(?)

差点忘了说,我家(划掉)隼是没有hajimelove这种东西的,这个是我的雷区抱歉,所以不吃双队长。
大概因为现在还没爱上鸟海吧果咩w
对话流☆

「啊忘了跟你讲了海,我生了小宝宝喔。」
某天上午隼喝着红茶朝身边咬着面包的海怎么说,露出的笑容都带点母性的光辉——然后顺利的让海呛住了。
「……」喝了大半杯牛奶确认没有生命危险之后海扭过头去问他,「你是男的吧?」
「噫你要干什么。」
「不不不我只是……啊魔界是男性负责生育的?」那我也不是魔界的吧而且我每次都没留在里面吧明明有好好戴○而且还每次都洗干净了虽然洗的过程中可能会再○○○○不过每次都没有剩下的才对啊!?
隼伸手去撇海嘴角的面包屑,抹在自己舌尖上:「什么种族都是女性生育的哦,海。」
所以说——「那为什么你生了孩子啊!?」
「唔——」隼托着下巴弯了眉眼,「比起那个,你是不是应该去看看我们的小宝宝?」
「啊对…虽然不知道孩子他爸他妈是谁……」
「真过分啊这样说!」

在隼的指引下他从隼的床底拖出来一个——集装箱!?
——听见他说床底下我就不太好。
——打开来不会爆炸吧?
——万一血水糊了一脸孩子就跟一包红枣屑配牛奶一样怎么办!
——冷静文月海,孩子不是分娩生出来的。
——万一里面是什么不明生物……?
——肯定是不明生物。

「魔法产出哦☆」
「所以说只是你一个人的孩子吧!使魔什么的!」
「诶——真过分啊!明明有海的○液和我的爱意在里面!」
「!」
噫,照这个解释他弄出来了什么东西。
一包○液里面泡着魔王泛着蔷薇色的爱心吗!?
——突然不想开箱了。

托着下巴阴着脸坐在床上坐了半小时之后,海在柜橱里找了一双手套和一个口罩,把封口的胶布用剪刀剪开了。

然后阳夜郁泪就看见海抱着一个小女孩在公共房间的沙发上玩抛接游戏。
「夜我是不是睡糊涂了。」
「……你看见的是不是和我吻合了…」
于是阳在揉了半天眼睛确认不是自己做梦或者看岔了之后过去拍了拍海的肩膀——「解释呢?别跟我说,你捡来的……」
文月海摇了摇头。
阳出了一口长气,然后伸手去掐女孩的脸。
然后女孩就攥着海的衣服转过头把脸贴着海的胸膛。
「诶…居然不理我啊?」
海露出不好意思的微笑对阳说,大概是怕生吧。
然后他们听见女孩抱着海的脖子叫爸爸。
其实这没什么的,父爱光辉毕竟在闪烁。但是在隼走过来开电视的时候,女孩回过头叫了一句「妈妈」。
其实这也没什么的。
重点是隼下一秒就冲过去抱起妹子举高高还神经质的喊着「kyaaaaaaaaaaaa——超可爱!!
「居然是女孩子!还这么好看!嗯,眼睛像我!鼻子像我!嘴巴像我!呜哇好好看!不愧是我和海的孩子!盛世美颜!」
「我怎么听都觉得他在夸自己。」
「冷静点阳。」

牙白我脑补了一个新cp

刚听了一个羽毛x柿子的抓。然后
这声线我脑补了霸道海x浪荡阳。。

海阳的美味~(快住手

随手谈

游木真对濑名泉十年饮冰。
濑名泉对游木真难凉热血。

#论怎么把帅气的话少女化

守护·海隼

很难吃的海隼粮,纯粹胡言乱语。


「爸爸其实是个胆小鬼哦。」
隼抱着怀里玩着弹珠的女儿坐在餐桌旁,下巴蹭着对方素鼠色的头发,眯起眼打量着今天的菜。
「麻烦告诉我你是对菜不满意吗,和优酱这样说我?」海把一盘白菜放在桌上,然后坐在了隼对面,临走还不忘把他怀里的女儿顺走,「让你带孩子简直是个错误…我真是太天真了。」
「哼~不要这么说嘛,优酱的魔法天分很~足的哦。」隼说着眨了眨眼吐舌卖了萌然后开始抱怨,「啊啊啊说好的牛排呢啊?」
海用筷子打了打对方赌气而想插到肉里的筷子,示意他去吃蔬菜,「谁跟你说好了?」「昨天某个人还在我身体……」
「女儿还在啊…你说话小心点。」
海说着往优酱碗里盛汤,顺手把刚刚自家魔王大人下巴弄乱的发型再搞了回来。

女儿把魔方放在一旁开始乖乖吃饭,然后听见自己爸妈日常开始在饭桌上交流——也是她养成吃饭不说话的原因。

「偏心。早上我头发还是自己梳的。」
「你多大了啊?而且,跟自己女儿置气?」
「当初我可是把爸爸的荣誉亲手交给你了啊?感恩呢?」
「明明是我又当爹又当妈吧……?」
「孩子是我生的啊。」
「…用魔法产出的……能算分娩或者什么吗?」
「过分…明明还有海的精○和我的○○在里面,包含了爱意的喔♥」
「我不想再养个隼出来,这种心情你懂的吧?」
「不懂~」
「而且你不要在女儿面前说这种话啊。会带坏她的吧…」
「嗯~不会的哦。毕竟继承了魔王之血嘛。」
「那是什么buff啊。」

优酱大概吃完了用餐巾抹了嘴开始玩魔方,听的不太耐烦了指尖划了一下变出一个漂亮的花圈,蹦蹦哒哒地跑过去戴在隼的头上,顺便mua了一下隼的左脸,「妈妈吃饭。」
「啊优酱太暖了妈妈要抱。」
优酱就伸手去抱住他脖子:「妈妈吃完饭陪优酱整理房间,有砂糖哦。」
「…虽然不太想劳动,不过优酱说有砂糖还是去吧。嗯优酱先去看会电视妈妈吃饭。」
优酱临走前还在妈妈脖子上mua了一口。
海盯着隼笑的浪荡的脸叹了口气,「啊啊啊优酱已经开始奇怪了啊……」
「挺好的嘛。」
「哪里好了……」
魔王之血是这样的吗?!

「啊之前你说我很胆小?」拍着已经睡熟的女儿的背,海抬头看着隼。
对方从杂志里抬起头笑容美得像天使。
「嗯。

毕竟你,心都是我守护的吧?」

「是那样没错呢。」说着他把空调调高了一度,听见隼在双人床上撒娇说海快过来哄我睡觉,「那么你的身就由我来守护吧。」

夏日祭段子

算作刚刚的补充

文月海有个小收藏。
波子汽水的小收藏,二十三瓶,十二瓶已开,十一瓶未开。每年他去夏日祭的摊位上买时那个帮爸爸看摊位的女孩子——现在已经接管了杂货铺,并且结了婚——都会笑着问他,今年还是要粉蓝两色吗?
他就会笑着说,嗯是的,麻烦了。
女孩子会跟他说,进了新的口味不试试吗,太顽固这点和老头子一样啊。
他笑着说,没办法啊我最喜欢这两个味道了。
女孩子笑着把袋子给他,冰块撞击着玻璃瓶,冰感交织着夏日的沸腾,灯火交映,他一个人,照旧一身蓝白,一个人这么到来,这么离开。

今年他却没来。
来的是个银发的青年,女孩子直起腰来时他眼噙笑意问她,有波子汽水的吧?
「隼……桑?」
「啊被认出来了……」
女孩子呆了一呆,回过神时他耸耸肩问她,波子汽水有么?
「给…海买的?」
「诶你都认识他了啊,通过这种途径。」
嗯海的话是这两种,女孩子说着抽出袋子往袋子里塞冰块,却被隼用手摁住了动作——「抱歉,我要白色的。」
「三瓶?」
「一蓝一白。」
「可是海一直都是……」
「他说他想换口味了。」

然后海的收藏就变成了弹珠。
蓝白两色五五分成。
还有某个家伙一年一换的浴衣。

夏日祭

第五集最后偏海隼部分自我意淫延伸。

告诉我歌里初恋去夏日祭的时候不是穿浴衣的吗为什么动画里是病服啊!海哥你当年要怎么说「浴衣很适合你哦」
说不出来不怪你啊真的不怪你!

海在桌上写许愿签的时候,桌上被搁了什么玻璃制的东西,响声清脆,不过他一心想着赶紧写完别让对方看见就随意点了个头。
结果对方以为他写入神了没注意到自己于是敲了敲桌子。
敲桌子的那只手修长白皙,带着戒指。
「海…?」
「看见了哦。不过你拿了什……」
海写完许愿签刚一抬头就发现自家的魔王大人半个身子趴在桌上朝他晃着手腕:「汽水~」说着他笑的眯起漂亮的眼睛,「呐呐回来的时候听见staff聊到夏日祭快到了该买波子汽水了我就去买了哟~」
「什么时候的事啊……」海苦笑着接过他手里的波子汽水,刚打算去摁弹珠的时候突然想起来——「还没到夏日祭吧?」
「刚刚确认了一下行程,工作冲突了大概去不了…呐这个…怎么开啊?直接念咒语是不是好一点?但是珠子好像会破啊…那破碎成碎片的样子是不是很~赏~心~悦~目啊。啊啊如果碎片溅到脸上划坏了脸是不是可以不工作了?那样就可以去看看人类的夏日祭了呢~这个果然很好……」
「别闹了。」海说着夺过隼手里的汽水把弹珠摁了下去,「那么好看的脸,说划就划?好不回来怎么办?」
隼接过他手里的瓶子嘟起嘴,「身为魔王的我可是连治愈术都十——分擅长喔!不可以小看我!」
「是是。」海说着拿着许愿签朝阳台走去。
然后听见身后好听的声音响起来,「好冰!」
「诶…按理来说应该不冰了吧?」海说着去挂许愿签。
「用了点魔法,谁知道人类的东西这么不耐冰啊。」隼吐着舌头有点含糊的抱怨。
「是啊,谁知道呢。」
海说着趴在窗台上。秀气的字画在蓝色的许愿签上,被风一吹漾的温柔。手里还残存着波子汽水的冰感和瓶身的水渍,他突然透过如雪的月光望见十岁般光景——
他牵着她的手。
他带她到处逛。
他给她买发卡。
他给她买杏子糖。
他在她面前捞金鱼打靶在各种摊子上打游戏赢奖品再塞进她手里,帮她拿回医院。
他们并肩走动,手背轻擦,他红了脸颊。

「我啊不是很喜欢捞金鱼呢,」听海说着夏日祭的游戏时隼摇着汽水瓶说,「不觉得很过分吗——养不了多久,刚有感情,它就死掉了呢——」
看见海的脸有点强颜欢笑,魔王微微笑着打哈欠说果然累了去睡了明天还要劳动呢。
海说喔好好睡觉哦明天我会叫你的,不起床这次就连床单一起扔到外面去。
真过分啊,隼笑的很开心。

早上起来时桌上原本摆好了准备划成夏日祭例行收藏的两个汽水瓶不见了。
只有剩下的两个弹珠,银月色和海蓝色靠在一起,阳光一抹晃出淡淡的色泽。
「真是的……」海说着用手摩挲着弹珠,「毁了我今年的收藏啊,隼。」

本来想透透气开了窗子。
结果发现始作俑者站在树边写着什么。
许愿签吗。

大概感觉到他投去的视线,隼朝他的方向转过身,看见他时优雅地挥了挥手又继续写许愿签。
「毛笔有点苦手啊。」隼说着吐着一半舌头,写完时突然盯着海笑的特别特别开心,然后,喊了出来,「海,我的愿望是今年能推掉工作和你去一次夏日祭。」

吓了一跳。
然后苦笑着说。
「笨蛋,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啊。」

「没关系的我是魔王嘛」

结果他们一周没抽出一点空闲。
「说了说出来就不灵了……」
「那还不是因为海不让用魔法。」
海伸出手去摸他的头,揉乱头发后轻轻拍他后脑勺,「没事,明年陪你去。」


卖个不太好的海隼

两三年都没找到时间合上夏日祭。
要么隼没空,要么海在忙,更多的是都忙得没时间闲一闲,只能买一瓶波子汽水聊作夏日祭的代表。
也是海一年一度享受「隼魔王的杀必死」的机会。第二年就升级成了给白组全员买波子汽水。
然而大家都不敢喝。
「为什么要安利给大家啊…」海做完『喝了也不会死』的表率之后无奈的问他。
「珠子很好看啊。」
「……」

同居一段时间后海才发现。
珠子的颜色蓝白五五分成。
隼的戒指,戴在中指。

第五集食完碎碎念

月歌的构架想原创女主写乙女向很难,加上一直觉得海隼很难写一直也不敢下笔,原来的泉真肉码到结合因为格式化丢了文档(土下座,所以一直没产出。
海隼最大的障碍一是初恋二是月歌只是音乐企划

音乐企划!随便腐是会ky的对吧!

加上官推段子了解有限而且随处可见萌hajimelove♡的隼我一直以为海隼动不了手。
直到我为了写海x初恋期待的第五集的出现
知道不会诡异向但是胆小的我还是时刻做好了捂屏幕的准备尤其怕妹子抬头…好吧只是个微笑我还是能撑住的。然后表示套路全看懂了,还是被那个小小的站在病房门口流泪的海给戳中了。
后来被隼拉住什么的,从隼一个人追上去就猜到这套路了,一直以为是海的个人意淫…结果发现只是因为我还没习惯隼有魔法的设定天真单纯的以为…不过隼太暖了!最后的小兔子真的太暖太暖,如果我是海绝对会摸摸头的☆
港真这个要写肉对我个人真心苦手。
这里的友谊真的不能再美了,任何啪啪啪都觉得只是个人私欲的发泄毫无美感和神圣感并且相当扭曲人物直接ooc。

嘛废话好多啊我……
算了不占tag了

被姐姐圈粉w

已厨奶次全组请组织放心☆
活动肝的很开心,虽然卡组都没上15w也很努力的攒分,只要爱在卡组都没有问题☆

顺便pukapuka超可爱(*/ω\*)

『手』泉你☆

随手摸的段子。含妹子设定。

「呐呐,泉san☆,」你越过茶几上有点乱的咖啡和杂志去拱他手里的选修书,他有点不耐烦地抬头瞧了你一眼算是回应,「我有个问题想问你~」
他抬了抬下颚示意你问就是了。
「为什么泉san的演出服只戴右手的手套(*/ω\*)?」

他愣一下,说你这笨蛋记别的不行记这个还挺牢的。你嘿嘿笑说因为很重要嘛,当初你告白的时候握住我的左手超~温暖,所以注意到了。
他眯起眼问你,我们同居多久了?
你把手机拿出来打算翻日历给他看。

「所以说你是笨蛋啊,」他站起身越过茶几那头的笔记本,吻上你额头,舌头抵住你抬头浅浅的纹,「二十四天了。你高考都开始倒计时了。」
「嗯,嗯…」你含糊的推他又有点不舍得的随他吻过去,倒是他嫌烦地松开了唇坐下去朝你挑眉,「好累,你过来。」
你走过去。
他拽住你把你压在他身上。
「我啊,」他抬头看着你,眼睛里闪着碧空的色泽,「真嫌弃这么蠢的你的……」
「……ヽ(*。>Д<)o゜」
你锤他的胸口。
「明明自己都把答案说出来了吧?」他抓紧你的手把你挺直的脊背拉弯,舌尖攀上你左耳。

「因为这只手,
是用来握紧你的。」

小蓝书出了四星为何我小黄书不出五星千秋ヽ(*。>Д<)o゜

明明十连和两次单抽都是2600红200200的玄学ヽ(*。>Д<)o゜

难道不够深夜吗ヽ(*。>Д<)o゜